Top

Archive for the ‘生活誌’ Category

[饮食] 精致的法国大餐
16
05 8月

[乱写] 8.15 他们在南京
15
05 8月

也就两天三夜吧!又是周末,过得真的是太快了的,一恍惚,就到了该分别的时候。 周五忙乎了一天,从早上去取VIP卡,到下午去订宾馆,晚上接benny哥哥,然后是嘉嘉。 周六中午见到了可爱多和石头,逛了长三角,然后吃鲶鱼粉皮,接着是卡乐门K歌,晚上,绕行玄武湖的环湖路,自解放门出来,吃了东北炖,山西路市民广场上吹风聊天,在KFC休息。 周日,54号碟屋淘碟,东方负一楼吃东西,逛莱迪和华新,嘉嘉终于买了一个很酷的包包,国药大厦的KFC歇脚,吃了一个全家桶:)商茂五楼玩电动:打鼓、找茬、拼图……坐地铁去西站,可爱多回公司,在新街口地铁与他分别。 嘉嘉五点多的车,先送他上了车。 出来,在热河路的KFC等阿宏,benny把卡还给他,聊天,七点,回到西站,准备上车,火车故障,差点取消。混进其他车厢,不过已经严重晚点。 回到山西路,和QQ一起吃了晚饭,大娘水饺。然后去了山西路的M,故地重游:)靠窗的位置。在里面遇见了表姐,FT。 过得好快。就只能这样匆匆的记下流水账,生怕自己一觉醒来全部忘却。 嘉嘉半个月后,开始驻外生活。benny工作日渐繁忙。 祝福我们都顺利吧!想念你们!

[乱写] 8.10 今天头疼咯
10
05 8月

昨天晚上,不晓得中国电信怎么回事,上网好好的,突然网络就坏了,竟然没有IP地址了!ipconfig/all一下,彻底晕了,竟然网关没有了!疯了,只好早早的就睡觉咯:) 结果,不知道怎么回事,可能是伤风了,头疼的厉害,半边的胳膊也在疼,一宿都没有睡好觉。 早上起来,吃了一包泡面,刚才又吃了感冒药,喝了好多的水。现在觉得舒服一些。至少胳膊不疼了。 实在是想不通,感冒怎么会胳膊疼得。  今天来听一首老一点的歌曲,但是足够经典:)刘欢的,《弯弯的月亮》。  

[爱好] 不用邀请,注册gmail邮箱
09
05 8月

输入下面的网址,然后按提示要求操作即可:

http://www.bytetest.com/ 

[乱写] ERROR
09
05 8月

写完这篇日记之后,竟然发现MSN提示:“此项包含禁止的语言。请从此项删除禁止的语言。”  实在是无法找到自己哪里言语失当,引来如此麻烦,索性把文章发到火正夏天里面去了。链接在此:http://www.84tt.com/bbs/dispbbs.asp?boardid=19&id=2958可去这里阅读。 已经无语了……

[乱写] 8.6 在记忆中行走
07
05 8月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乐于怀旧的原因哪?感觉最近连做梦都是在过去的记忆中游走,真的很奇怪的。 坦率的说,自己确实很恋旧的,打小就喜欢把过去的一些书,甚至是练习簿都留着,现在虽然有所收敛,但是,记忆中的事情是没办法轻易删除的。总会在不经意中,一下子蹦出来。 好在这不是一个什么不好的习惯的,自己也常常在做心理暗示:千万不要过分恋旧。就是如此,一旦陷得太深,就难以自拔了,后果自是严重的。 今天有三件好玩的事情。第一是,赵玮告诉我,可以在都市主页上发布自己喜欢的歌曲;第二是,我的手机竟然开通了彩铃;第三是,在江苏移动彩铃叶面上发现了张艺制作的彩铃。 南京的天气这两天真的很适宜,台风没有带来强降雨,温度倒是下来了,适合睡觉的:)不过气象台有预报,好像台风走后,气温会迅速回升的…… today music,依旧是彭佳慧的《旧梦》,一首可以给我带来很多回忆的歌曲,喜欢的无法形容。 

[故事] 素菜汤里的暖阳
06
05 8月

实事求是的说,每个人都想对自己好。
吃泡面火腿肠统统属于不善待自己的行为;而顿顿龙虾鲍鱼呢,我认为同样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。
可是,朝九晚五,闲暇时光享受生命都远远不够——怎样才能省时省力省心的对自己好一点?

那天去停车场取车,快到时街边有个农妇卖豆芽菜。
好多人追捧啊,形状不似菜市场的发育过分良好,很自然的个头和色泽。
最关键是有一位围观者非常资深的说了一句话:我闻得出来,没有药味!
我是极少这样买菜的人,一时起哄也跟着要了一斤。

豆芽是我一直都极度喜爱的蔬菜,更难得的是又会晤到如此优秀的品种,就算不吃买回去看着心里都舒服。
农妇小本经营,找补给我无数零钱。
我也是个不长脑袋的人,顺势就把这一把零钱给了车场管理员作停车费——管理员抱怨:哎呀!你到哪里去打了麻将么?那么多零钱?
平生最烦麻将的我一下心急火燎的解释:不是呀,买豆芽找的。
我指了指座位上的那一斤优秀品种,他的头探过来,大呼一声:好豆芽!素炖都有骨头汤的香味。

噫?!一棒打醒!
什么是生活的重点,往往旁人不经意的一句话,就照亮了我的餐桌。

回来把豆芽散在水池里漂洗,月白的茎,嫩黄的头,深黄的根须——多么修长又漂亮的蔬菜。
慢慢的一根根清理,去掉根须。
这个过程有些长,没有关系,可以听《鸟与梦飞行》的原声CD。
那个神经质的哥特风格的男人Nike Cave,梦呓般的嗓音,跟大鸟飞行的呼呼风声相得益彰。
当唱到猫头鹰出场的时候,豆芽清理工作结束。

取一只小炖锅,加水过半,下几片生姜,下豆芽,点火——一切搞定,剩下的就是等待。
等待汤渐渐洁白,香味以仿佛骨汁汤的形式飘然而至。
当这种香味明确的袭击我时,我坚信一点:豆芽一定是有骨和骨髓的。
起锅只给一点素油一点盐,先盛一碗,一边喝一边看《黑板》——背着黑板到处去找学生教书换取饭钱的穷困伊朗老师,帮助二百个老人回到家乡,代价是四十枚核桃。

瞥一眼面前的豆芽汤,虽然是素菜,但是我感觉到汤里有营养滋补的春日暖阳——这样的日子,还有什么不满足?
自冰箱取了一小块绞肉,解冻,加姜茸盐鸡蛋清,做一个肉饼。
用剩下的豆芽铺底,放一个盅里,肉饼搁面上,掺豆芽汤,上笼大蒸。
你会说不是享受素菜么?怎么还是不甘心?
你可知道,这肉是来沾豆芽的光的,取了豆芽的素骨清香,一块肉吃起来仍然是那么清新宜人。